5-3

  熊氏健身贵宾间,自然就是圈里人的炮房。
  来到这里需要特殊电梯卡,并且通过专人守卫的安全门才能抵达。进门之后
眼前豁然开朗,赫然是整整一层都打通的宽空间,错落有致地摆放各种健身
器材和许多沙发大床、简易隔音室,还有一些王明明闻所未闻的古怪器械,但远
远一看就透股圈子里独特的淫糜气息。
  很多圈子里的狼友、骚货们全身赤裸各自活动,男女教练们则会穿情趣
内衣或颈间系条领结用来区别学员。
  放眼望去大概有四五十人,有单独在使用器械健身锻炼的、也有男女合作边
肏边锻炼的、还有在教练指导下学习性交技巧的……
  仔细观察还会发现男性学员多数都在做纯粹的健身,少数有几个在教练指导
下肏女学员或女教练,只有三两个人正试让女教练蹲在跑步机前方张开嘴;而
女性学员几乎清一色在挨肏健身,体位允许的就让男教练拿大鸡巴插进来再开始
运动,体位不允许的就在胯下插假鸡巴、按摩棒、跳蛋……
  王明明瞪大眼睛东张西望,除了哑铃杠铃外几乎全都不认识,平日健身锻炼
养成的细胞全都活跃起来,连自己被人连连揩油都没察觉。
  众人来到张大床前,老熊先让诸多骚货们散开,手一招,立刻有几个健身教
练赶过来。
  “这小子号称能做极品骚货的培训,你们谁来试试?”
  “我来!”
  一位丰乳肥臀、双腿修长的红发美女教练立刻躺到床上,双腿一劈露出粉红
的艳屄,看王明明笑道:“我都外围两年多了,就想知道自己还差多少极品
呢……小弟弟快来,要是能上姐姐,以后在这里姐姐罩你!”
  “好啊,谢谢姐姐!”王明明一边脱衣服一边表态感激,没发现王爱脸上
已经变了颜色。
  圈子里的外围水准和民间所谓“外围女”不同,其实是指没进入大型圈子的
核心,但一项或多项技巧都已经达到极品骚货水准,甚至在很多情下完全可以
当成极品骚货一玩,在某些小圈子里已经是顶级水平的骚货。
  以王家诸女为例,就算王翠花和铭铭母女也不敢说技巧都比外围水平,
林冰最多能打平,估计只有小美才能方方面面稳胜。至于小美的母亲张月妍和王
爱其实也就是外围水平,更不用提。
  “妮儿别扯蛋,你上不是欺负人么!”老熊赶紧把红发美女拉起来,介绍道
:“我老婆金妮雪,大家都叫她金妮……哎,你们换个预备队的去!”老熊顿了
顿,怕王明明面子挂不住,又得意地解释道:“小兄弟,我不是怕你水平不啊,
主要我老婆找人看过几次了,不肏个三五小时也说不出啥问题来……”
  王明明点头道:“原来嫂子是耐力不行啊……那幸亏我没试,不然三五下试
不出来的,给我三五小时也白搭。”
  众人齐齐一愣,老熊皱眉道:“你啥意思!肏个三五下就可以了?”
  王明明奇道:“也可能十来下,不然还要多久啊?”
  “我操!”这回老熊也怒了,顺手指一个有印象的女教练道:“你去!老
子最烦小小年纪别的不学,就他妈知道吹牛逼的——你让他肏50下,说不出门道
来立刻给我滚!谁的面子也不好使!”
  连串变化,王爱根本来不及说话就发现事已至此,也只能皱眉站定看。
  王明明则是副毫所觉的子,似乎根本没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  窈窕女教练来到床上,有点不屑地看他问道:“指定姿势不?”
  王明明所谓摇头道:“你最好是撅让我后入,其他姿势也随便。”
  女教练二话不说跪倒抬臀,把情趣内衣上的口子一拉露出骚屄来,回头笑道
:“来吧,看你本钱还不错,应该不至于50下就射吧?”
  “现在不会了。”王明明老老实实回答,走上前挺起鸡巴顶进女教练的骚屄
里,狠狠肏弄了几下,熟练地抽出,一压屁股又插进她屁眼里再肏了十来下,顺
口说道:“屄练得太紧了,前五分钟影响快感,超过20分钟后水会过多,也耽误
动作,如果换成正入的话G 点太靠前,不抗肏,最好专门练练……屁眼还行,但
双插的时候最好能再松点……”
  随王明明的点评,女教练的眼睛越瞪越大,周围那些和她比较熟悉的教练
及学员也顿时议论纷纷起来。
  “我操!这小子挺厉害啊,好像全说对了!”
  “不对啊,他也没找人跟他双插,怎么会知道双插啥情?”
  “会不会之前认识?肏过的?”
  “不像,你看倩云回头看他的眼神像看神仙一……”
  两分钟,其实后面一分钟王明明已经插不动了,但话没说完,就没有拔出
来。等女教练面红耳赤地站起身来,再看王明明的时候好像已经恨不得把他吞到
肚子里一。
  老熊微微皱眉,又指一个女教师上场。
  王明明挺枪再上,又是骚屄屁眼各肏十下后,飞快说道:“你这深蹲做太多
了吧?连屄里都硬梆梆的,谁敢插的时候和你换姿势啊……哎呀我操,连这里
你都能练硬!别人肏你的时候没喊过鸡巴疼吗?还有……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第二个女教练直接被王明明给说哭了。
  老熊脸色稍缓。
  王爱见状走上前边脱衣服边笑道:“熊哥,看来我这妹夫也不全是吹牛逼啊
……咱俩也别干看啦,第一次见面,总得认识认识吧?”
  “哎呀!失失,你看我把这事都忘了!”老熊哪能不明白这是王爱在
他找台阶下呢,连忙让手下推过来一辆肏屄车,请王爱坐上去,掏出鸡巴一边插
入一边笑道:“是我少见多怪啦,没想到你们家竟然还有这种人才!咱再测一个,
通过立刻录用,底薪一万,给分红,提成另算!”
  王爱笑道:“别,一个哪儿行啊?咱多试几个,看他能蒙中多少……”
  老熊失笑道:“这可不是蒙,肯定是真才实学嘛!不过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有
多厉害,这……每猜对一个底薪加一千,就当我赔罪了。”
  王爱点点头,也没追问老熊为什么赔罪,二人肏屄相视一笑,算把这事掀
过去了。
  第三个女教练上场,王明明全中。
  第四个,又中。
  第五个,中……
  金妮按捺不住,一把推开老熊,上前撅起屁股道:“小帅哥,快来看看姐姐
的活儿还差啥!”
  “不是你自己说耐力不行嘛,其实三五小时也可以了……”王明明边嘟囔
边按住金妮的丰臀缓缓插入,狠狠肏过几下后换到屁眼继续,而后想了想又换回
插屄,道:“嫂子,我多肏几下……”
  金妮连忙道:“随便肏!随便肏,只要你能嫂子找出问题,肏一天都行!”
  王明明又肏了几下,摇摇头道:“嫂子,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判断的……从你
现在状态说,绝对是我肏过最好的屄和屁眼之一,没有先天缺陷,深浅长短松紧
都可以、保养的好、锻炼的也到位、分泌方面也没问题……啥不算极品啊?”
  金妮奈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,可他们就说我活儿不好!”
  王明明眼前一亮,赶紧道:“嫂子你夹我一下,就用你最大的劲儿……哎呦
我操,快松开!”
  金妮讪讪回头道:“是你让我使最大劲的!”
  王明明点点头,笑道:“没事没事,是我没准备好……嫂子你再松个屄我看
看,扩张到最松弛的状态……哎呀我操!”
  金妮了一跳,嗔道:“你怎么一惊一乍的!我松开的时候都没碰你!”
  王明明低头呆呆道:“嫂子……你这哪是活儿不好啊?我还头一回见能把
屄松出个大窟窿的呢!估计你将来生孩子肯定一点都不疼……”
  金妮又羞又怒道:“你说什么呢!哪有那么大!”
  老熊也过来看了看,笑问道:“小兄弟,听你这意思,是看出问题了?”
  王明明抽枪起身,稍微迟疑了下,扭头看见老熊胯下的鸡巴,恍然竖起拇指
道:“熊总,嫂子不管体质还是技术肯定都是极品中的极品,唯一的毛病就是她
把活儿练得太好了!”
  老熊和金妮同时惊道:“啊?你这话什么意思!”
  王明明指了指自己的鸡巴,又指指老熊胯下,道:“嫂子的水平没问题,但
主要是针对这种尺寸练的……可能和其他尺寸经验少点,有时候掌握不好……”
  “我靠——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老熊恍然大悟,又是感动又是欣喜地抱起金
妮哈哈笑道:“我就说我老婆一点都不比别的女人差,你还总不信!”
  金妮也明白了其中关键,拍打老熊笑骂道:“还不怪你们爷俩,那玩意都
跟驴一,又成天总霸占我肏!害得我都没时间找其他男人练技术!”
  老熊嘿嘿笑道:“别练了别练了,你都练到顶了还练啥啊?真想把我鸡巴夹
折啊……其实我和小熊本来也不介意你是啥水平,就你自己总琢磨这事……”
  金妮嗔道:“我这不也是为了给你涨脸嘛——你在道上是大哥,进了圈子怎
么能没有极品骚货陪呢!”
  老熊顿时感动的不知说点什么。
  只听王明明讪讪问道:“那个……熊总,咱还试不试了?”
  金妮立刻道:“还试什么!连我的问题你都能看出来,这屋里就没有你搞不
定的啦——谁想当极品骚货?开始收费!”
  “我!我!我!”
  “我第一个——”
  “我先交钱!”
  这回因为老熊就和王明明站在一起,骚货们学乖了没有蜂拥而上,笨一点的
站在远处高声娇喊,聪明一点的转身就朝收费处跑去。
  王爱跳下肏屄车,走过来笑嘻嘻道:“熊哥,我这妹夫可还有一项课程呢!
他有个挺特殊的体质,要不要给你展示下?”
  老熊一愣,恍然想起刚才王爱说过的话,惊道:“这小子每天都能连射两次?”
  王爱摇摇头,在老熊失望的目光中伸出两根玉指,笑道:“是、每、节、课、
两、次……不过我妹夫还是学生,每天只能放学过来,晚上还得回家。所以具体
能教几节,那就看时间不,和工资到不到位啦……”
  老熊狠狠一咬牙,拍板道:“底薪两万——今晚就开课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一小时后。
  “我操!你这阴道里的劲儿整反了,用下面往回推,你用上面干啥啊……”
王明明挺腰肏的胯下女学员一激灵,这才美美地将精液注入女学员体内,奈起
身道:“力道和节奏还算不错,下回注意吧。”
  “啊……谢谢教练,教练辛苦了!”女学员如初醒,赶紧拉住他羞答答地
道:“教练,我你把鸡巴舔干净吧……然后咱俩加个微信呗?”
  “不用你!他有姐姐在呢……”王爱笑眯眯地赶走女学员,接管了王明明的
鸡巴,狠狠舔上几口,这才问道:“还习惯不?今天我送你回家,你安排一下,
改天就可以搬到我婶婶公司住……对了,我还没问你,哪儿学的这手本事啊,太
让我意外了!”
  王明明奇道:“这不就是你说的做对比、找不同吗?我在学校里天天都和娃
娃团女生们玩啊,哦,可能叫法不一,我说的就是点名。”
  王爱瞪大眼睛道:“你们点名都这点?”
  “嗨,我们玩得比这可花多了!”王明明笑道:“她们才折腾人呢,从混熟
之后就没给我好日子过,总变花招逗我——最开始是不让我看脸,肏几下后就
得叫出谁是谁来,现在已经要把我眼睛蒙上再猜了……反正让我猜出哪个屄是哪
个人这事不算十拿九稳,但只找出不一的地方可太轻松啦。”
  王爱举一反三,恍然道:“而且这小骚货还成天换班去陪你睡,所以你
就记住每种屄的优缺点和大概反应了?”
  王明明点头道:“双插不敢说,单肏的时候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。其实这事
不能光看屄,还得配合体质和锻炼程度,比如……”
  王爱看喋喋不休说经验,自信到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王明明,忍不住自语
道:“天——才——啊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
  
  
  
  
  
  
5-4

  第二天,王爱又带王明明去徐颖的公司入职(见《淫生外传之和谐公司》)。
  三人一起来到休息室。
  王明明看到徐颖给自己安排的房间,顿时大为感动。宽敞的屋子里电器有冰
箱、空调、饮水机、电脑一应俱全,家具有床有桌有柜有沙发,简直比自己的狗
窝出太多了,根本需搬任何东西过来,带几套换洗衣物和书本就。
  王爱见状,笑道:“咋还感动了?这房间本来就是公司的休息室,可不是专
门给你准备的……对了,婶子他们还把这屋当炮房,你不介意吧?”
  王明明抽鼻子闻闻,果然有股淡淡的栀子花味,恍然笑道:“你不说我还
真没发现,难怪总觉得这屋特亲切呢……谢谢婶婶,谢谢姐!”
  王爱重重一拍王明明的肩膀,笑道:“少整虚的!真想谢我,改天找几个好
朋友让姐姐爽一次就行了!”
  王明明神色一黯。
  王爱恍然道:“姐忘了你以前没空交朋友,不好意思啊。”
  徐颖见状好奇,王爱这才想起解释几句。徐颖了解到王明明的情后母爱大
发,将他抱在怀中,笑道:“好孩子,咱圈里人可以一边肏屄一边交朋友,以后
慢慢找就是……至于答谢王爱就更简单了,婶婶现在就你解!”
  说完,徐颖打开门,娇声喊道:“在公司的都过来——欢迎会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领导发话,众人景从。
  片刻间杂志社的男性美工大刚、小辉,业务员老马、小马,女性有编辑萱萱、
小红和郑小嫚,杂工小娟,迎宾付小珊,都闻讯而来。
  四男五女眨眼间挤满了屋子,不待徐颖吩咐就各自宽衣解带,排成两排,女
性在前跪倒,男性在后插入。多出个没人肏的付小珊迈步,娉婷走到王明明
面前朝他抛了个媚眼,原地单脚旋转数圈,身形渐渐伏低,跪倒时正好是屁股对
准他,轻轻摇摆做出邀请。
  九人齐声叫喊道:“欢迎新人入职!”
  “我操!”王明明目瞪口呆。
  “给大家介绍王明明,以后负责公司的夜间值守,晚上就在这里办公。”徐
颖笑道:“一家人,别客气……我最近刚把新的会议室和会客厅弄出来,还琢磨
这屋只当炮房有点可惜呢,现在留给自家人用正好。”
  王爱喜道:“婶婶你这生意又做大啦?”
  徐颖奈叹道:“借圈里这些资源,想不发财也难啊……就是合适的新员
工太难找,最近半年来俩还都是女的,成天就知道发骚抢鸡巴!”
  新员工郑小嫚与付小珊闻言都吃吃娇笑起来。
  众人纷纷与王明明招呼,一边肏屄/ 挨肏一边介绍自己。
  王爱忍俊不禁道:“那没办法,谁让你惯他们总在办公室里肏屄,这外人
肯定一来就跑啦!”
  “其实上班时候真没咋肏,就是大伙都习惯了不肏也想插解闷,整的办公
室里好像雇了一堆连体人似的……”徐颖扭头看王明明媚态毕现道:“还是咱
自家人好!一听婶婶缺人,赶紧就给我送了根鸡巴过来!”
  王爱再次重重一拍王明明的肩膀,笑道:“怎么打工的?一点眼力劲都没有!
没听见老板要什么吗——还不赶紧脱了裤子上去干她!”
  王明明恍然大悟,飞快脱个精光。
  那一身腱子肉顿时让徐颖这半老徐娘两眼放光,本来已经掀开裙子坐在沙发
上,又缓缓起身喃喃道:“哎呦,这一身肌肉,这大鸡巴!随便肏肏可惜了,
我也得脱光才行……”
  “我给婶婶助攻。”王爱也边脱衣服边道:“正好也没跟妹夫好好肏过呢,
今天借婶婶这地方把事儿办了。”
  徐颖劈开腿吃吃笑道:“刚夸完自家人好,转身就多出个抢鸡巴的——看来
以后真不能轻易夸人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淫戏开场。
  大刚、小辉,老马、小马四男按照徐颖吩咐,当先把王爱夹轮肏起来。大
刚、小辉二人一上一下,挺起鸡巴狠狠抽插王爱的骚屄和屁眼;郑小嫚与小娟一
个负责给王爱揉奶子、揉阴蒂,另一个给二男舔鸡巴、含卵蛋;老马、小马则在
一边缓缓肏宣萱和小红等位,保持体力随时替补上前狠肏. 四男虽然比不上王
家男性,也都是圈中老手,狠肏起来毫不含糊,大鸡巴每一下都落在实地,确
保顶、摩擦到王爱的骚处。王爱其实不算久旱,但这被男人轮流力肏弄也
是很享受的,不一会就娇喘细细,淫液飞溅而出。
  另一边沙发上,付小珊正眼巴巴地看王明明开始肏徐颖。
  王明明还是初次肏徐颖这年纪的女人,往她身上一趴就觉软软的好像掉进
棉花堆里似的,大鸡巴一挺犹如游鱼跳进温暖的水里,顿时大感有趣,飞快肏了
几下由衷笑道:“婶婶这活儿真好,里面就像个刚高潮过的小姑娘,又爽又省劲!”
  徐颖两条肥美白腿一抖一抖,眉开眼笑道:“哎呀,这孩子真会说话……我
这岁数的女人活儿再好也免不了松弛,你再肏会就只有省劲没有爽啦……好在还
有王爱,我俩一松一紧让你换肏,不是母女花,胜似母女花!”
  王明明笑道:“婶,咱一家人说啥爽不爽的?你要愿意,我就这么肏你一天
都行……反正我体质特殊,每天得射好多回呢!”
  徐颖闻言屄口一张哗哗淌水,感动道:“哎呀,我儿子要像你这就好了!
婶这把年纪早不在乎高潮了,就喜欢你们年轻人趴在我身上亲热……看你们沾
我骚屄里的水把那些年轻小姑娘肏的狼哭鬼嚎,可比我自己挨肏都高兴呢……”
  付小珊在旁劈腿连连点头道:“对对对,小帅哥,没看我都等你半天啦,
就等你沾徐总的骚水狠狠肏我呢!这大鸡巴呀,看都爽!”
  “那就来吧。”王明明起身换到付小珊胯间狠狠一顶,飞快肏弄起来。
  “啊!好大!嗷嗷……小帅哥你好厉害啊!一上来就这么快……”付小珊蓦
然瞪圆眼睛,几下功夫就被肏的嗷嗷大叫,扯嗓子道:“啊!你慢点……你再
这,人家以后下班就不回家了……天天缠你要……啊!啊!”
  王明明看片刻就被肏到失禁的付小珊,扭头竖起拇指赞道:“婶,你的骚
水真好使哈!”
  徐颖得意笑道:“那当然啦!婶婶这水儿那是一般小姑娘受得了的嘛?咱俩
好好配合,把这一屋骚货都肏尿!哎,那边的,过来一个……”
  “等等!”王明明用力把鸡巴深插到底,问道:“美女,你刚才走的那几步
和转身撅起来的动作真好看,咋练的啊?”
  付小珊有气力答道:“人家本来就是学舞蹈哒,做几个舞蹈动作咋了!”
  “没事没事……”
  王明明放开付小珊,趴回徐颖身上继续肏弄,等下一个骚货过来,最近
寻思出的“识屄”技巧,专找几个女员工的弱点开肏,十拿九稳,肏的众女惊叫
连连,不到半小时就每人送出一次高潮来。
  虽说圈里群交,一次高潮只能算是开胃菜,可这短时间内单枪匹马如此效
果也让众人咋舌不已。
  “哎呀,小明好的!以后你就是咱们公司的家法啦!”徐颖双腿盘王明
明的后腰,喜滋滋笑道:“以后这家伙谁敢不服我,就让她们尝尝老板屄里抽
出来的杀威棒!”
  众人齐声哄笑,小马则立刻哀嚎道:“徐姐饶命啊!我可没变过性取向,咱
这家法是不是限制下性别再执行呀?”
  老马板脸嘿嘿怪笑道:“坚拥护领导用杀威棒,我提议视性别,一
律通杀哈!反正我是绝对服从领导指挥、听领导的话,以后领导让我往东绝不往
西,让我肏屁眼我绝不肏屄!”
  王爱也跳下床来热闹,嘻嘻笑道:“正好我热身完毕啦,来试试妹夫的杀
威棒咋!”
  徐颖赶紧一抬屁股,把屄口的水往王明明鸡巴上使劲涂抹,笑道:“小明,
上,肏她个狼哭鬼嚎!”
  王明明看了眼王爱道:“那我尽力,也得看姐配合不配合啦!”顿了顿,又
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道:“姐,那你陪我练练双插呗,我在学校都练不,只有
去咱家时候和大哥二哥配合配合……”
  王爱顿时眼圈一红,拍胸脯笑道:“没问题,挨肏我肯定配合呀,能不能
狼哭鬼嚎就得看你的实力了……我和咱婶可不像你学校里那些小女生,我俩都特
扛得住折腾哈!”说完顺手指小马,让他过来坐在沙发上顶住自己的屁眼。
  徐颖深以为然,点头道:“他们老王家那驴玩意,一个两个还好说,爷五个
一起简直能肏死人……幸亏我和王爱还能打打配合,那段日子可真是炮火连天
啊……哎,你去问问小爱。”
  王明明起身换到王爱身上插入开肏,好奇道:“姐,能说说吗?”
  “这有啥不能说的?都是过去的事了……”王爱笑回忆道:“我妈没了之
后,我爸和俩哥憋得成天撸管,我一看这下去也不行啊,就陪他们肏吧……开
始就是让他们射出来还算简单,可你知道男人总想多肏会、爽爽再射,这可就要
了命了!多亏婶婶忙……”
  徐颖也回忆道:“我老公王佐洋和儿子王超也一个德性,开始我和王爱是换
来,比如我先让老公儿子快射一发,然后赶到大哥家,陪王爱一起让他们爷仨
轮爽透……隔天再让王爱去我家……后来时间长了我俩体质也练出来了,就让
他们爷五个一起上,我俩一个被狠肏、一个被正常肏,互相换休息……”
  王明明咋舌道:“那是辛苦的……”
  王爱笑道:“也没辛苦几年,再后来这边改成学区,各种骚货一下多起来,
老师家长女学生一个赛一个的骚,就把我们解放啦。”
  徐颖咂咂嘴,娇吟道:“你这一说,我还真怀念那段日子……哎呦,他们五
个那大鸡巴玩了命的来回在我身上狠肏!那可是真爽啊!”
  王爱也咯咯笑起来,没等笑便娇躯一颤,恰巧被肏出次高潮,赶紧微微抬
起屁股让身下的小马方便活动,顿时两根鸡巴同时开动,快感越发烈,开颜浪
声道:“哎呦,小明!你这杀威棒真可以呀,肏在姐姐屄里真有几分当年的感觉
呢……啊,舒服……尤其你这技术……生生涩涩的,和大哥二哥那时候可像了…
…就靠鸡巴大……啊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有了王明明这的主力打手,其他四男纷纷开始偷懒,接下来每人肏一个
骚货的艳屄或者屁眼随意抽插,只等他过来合作……双插起来大刚、小辉,老马、
小马都在下面划水或者跟感觉走,而王明明一律在上奋力肏干,也懒得管是骚
屄还是屁眼,反正见洞插洞,肏翻换人。
  徐颖始终乐呵呵地负责给王明明供水养鸟,看他大杀四方果然比自己挨肏
还要开心。
  群男射精之际,王明明先把自己的特殊体质说出来,打算试试连射七发,给
在场众女每人一份见面!顿时迎来连串欢呼,差点把房顶都掀开。可惜第六发
交货到王爱身上功亏一篑,射完之后底软了,没能完成七次郎的完美预想。
  好在王爱最后也放开嗓子浪叫一通,算是满足了“徐颖和王明明合作肏翻全
场,人人狼哭鬼嚎”的愿望,给这次群交接新会划上圆满句号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深夜时分。
  白天没能收到第七发的付小珊懊恼不已,果然如她说的下班后没回家,缠
王明明折腾到半夜才依偎在他怀里沉沉睡去。
  而王明明躺在杂志社柔软的新床上,翻来覆去,夜不能寐。
  最近这段时间的一幕一幕从眼前飞快掠过,如似幻,但身体内那轻松平静
的感觉不断提醒他——所有一切都是真的!
  女朋友有了,还附带一群玩伴/ 泄欲工具?
  体质问题也不再是困扰了,好像随时都可以发泄。
  工作也有了,挣的还是个对自己而言的天文数字。甚至今天徐颖非要再给一
份工资的时候,自己都没问是多少。
  那么……今后呢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