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284 人骨

        就在郭玄光差不多走到疑似徐媛的女子身边的时候,那人突然漠然地扫
了郭玄光一眼,然后拿起电话转身就走远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对啊,她没理由不记得我吧!」郭玄光确认见到的就是徐媛,但是
等他再想追上去的时候徐媛的身影也不见了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没有办法,但是上了公交车后他猜测:「难道是正在办案?有
可能吧,她可是便衣啊,还办过毒品的大案。不过四里村这一带又穷又没人气,
能有什么大案子在这呢?」

        反正萍水相逢,郭玄光很快就把这事抛于脑后,在回家的路上,他已经
和郭玄光在网上分享今天自己的新工作。

        说起来司徒佩需要一批新老师的判断也是有理据的,原四里村中学的老
师水平确实不高,有些连电脑都不大熟悉,让郭玄光忙了几乎两周才基本教会了
那些老师新系统的操作。

        忙过了两周后,到了新的一周的周一上午,郭玄光刚上完课就被高叫
到了办公室。独有偶,这次高的办公室里仍然多了位年轻女子。

        看上去这女子与郭玄光年纪相仿,头发不长还在脑后高高地扎了条短马
尾,额头前则是蓬松的短发显得十分精神。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,还有甜美的笑
容,真的是一股青春可人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       高介绍道:「来来来,这位小郭,之前说过了。这位是刚加入我们大
学的琼颖老师,而且现在还多了个身份,兼任联邦学院四里村校区的实习体育老
师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」郭玄光有些愕然,当琼颖站起来跟他握手的时候更是吃了一
惊,因为琼颖看上去比他还高出一些。

        想起之前意中听到的司徒佩的电话,郭玄光不禁想:「难道是有位体
育老师突然辞职了,因此高临时忙找了这人过去!」

        高继续道:「小郭啊,之前司徒校长急找我要人,我看了看觉得琼
老师还是挺合适的,因此今天找你来带带路,下午你和她一起去见见司徒校长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赶紧应道:「行行行,当然没问题,反正我也是到那上班的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既然答应了,高也放松下来,打趣般道:「答应得那么爽快,
莫不是看中了人家长得又高又漂亮嘛!告诉你,琼老师当年可是排球队的主力二
传手啊,可惜因伤提早退役了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没想到高开这个玩笑,愣了一下才道:「没有没有,高校长你
别说笑!」不过看起来琼颖也不介意,只是微微一笑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解释完后郭玄光心里想:「怪不得那么高!原来是排球队的!」,他不
禁又打量了一下琼颖。

        可能是要第一次见司徒佩的关系,琼颖今天略施粉黛,耳朵上还挂一
双硕大的圆环耳环。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加上鹰钩鼻子,看上去充满了生气,让
人不禁想一看再看。

        琼颖穿的是一套正式的办公套服,一看那显得甚为突出的宽厚肩膀不用
高介绍也会让人联想到搞体育的。再一细看,也是标准的衣架子身材,西装裙
里的一双大长腿可是连大部分女性都要为之羡慕的。

        而琼颖穿高跟鞋藏在黑丝之下的小腿还依稀看到一丝肌肉的线条,为
看上去显得修长而迷人的腿部增加了一些健美的美感,又完全没有肌肉的突兀。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高道:「好了,我的任务完成了,剩下的你们两个自己交流吧!」

        不知怎地,和琼颖在一起的时候郭玄光莫名有一种压迫感,弄得他十分
地不舒服。

        「冷静、冷静,你只是嫉妒人家身高和你差不多而已,别想太多!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不断地提醒自己,但是当琼颖并肩和自己走在一块的时候,郭玄光
突然觉得自己像是矮了二十公分,身高连一米七都没有了,这种感觉尤其是走入
联邦学院四里村校区的时候就特别的烈。

        一般来说和一位高挑美女走在一起,旁人当然是羡慕的眼光了。可是琼
颖实在是太高了,众人的眼光仿佛都是在说怎么旁边这男的这么矮似的。

        等到琼颖见到司徒佩后,郭玄光也就完成了任务,赶紧急急忙忙地离开
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哪儿来的什么排球女将,怎么那么高啊!」郭玄光人是走了,心里还
在嘀咕,「跟她在一起工作可没什么好处的,好像自己变成了矮子似的!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郭玄光心里有些疙瘩,不过其他的一些男老师可不这么想,一有机
会就围这位新老师打转了。

        琼颖虽然子甜美,但是不怎么说话,可能是跟众人没不怎么熟悉的
关系,她基本上都是敷衍两句了事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当然不知道这一切,他的办公地点其实没有和老师们在一起,司
徒佩在他安排在了一楼杂物房旁边的一个大房间里。

        这个房间分为三部分,一部分是用作机房,另一部分就是工作间,最后
离门口最近的就是郭玄光的办公桌和办公家私。

        忙过了开学两周的教学,这段时间郭玄光的工作主要以整理硬件为主,
什么键盘鼠标等等的全部都要更新处理,单纯的体力活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一转眼又到了下班的时间,郭玄光就照往常那走路去公交车站。如同
前些天那,郭玄光再次遇见了徐媛。

        「一次就说巧合,短时间内两次碰上那就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了吧!」

        可是徐媛的反应跟第一次相遇一,完全漠视郭玄光的存在,很快就远
离了他。

        这次郭玄光没再犹豫,马上拨打了徐媛的电话,可是当初的号码早已变
成了空号。

        「算了吧,估计确实是过来办案的,我还是不要打搅了。既然有缘碰上
了,说不定哪天我又能忙呢!」郭玄光自我安慰了一番,随即就自行回家了。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正当郭玄光回到四里村校区的时候,操场的远处是人声鼎沸,
围一堆人不知道在嚷嚷啥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走近一看,李兴国身旁站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,杵拐杖满脸
怒容道:「不能动,说了不能动就不能动!」

        另一边看子像是施工队,一人都戴安全帽,领头的是司徒佩。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傲然道:「我早查清楚了,这里是属于原四里村中学的地,现在
属于我们联邦学院的,什么不能动!」

        「废话,这里是我们村的地,世世代代都这!」老人指了指远处一
个小山坡上的两棵大树道,「你看见那树没,那是我们的平安树,怎么可能让你
砍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不跟你废话,总之地是联邦集团的地,我是这里的负责人,我说了
算!」司徒佩一叉腰,毫不相让道,「识相的你就让开,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不客气,你对谁不客气!」这时候老人身后一群人可不干了,有
的手里还拿木棍什么的,像是要上前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赶紧拦住众人道:「有话慢说、慢说,别动!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李傥神色慌张地闯入人群道:「怎么回事怎么回事,都是自己人
啊,有什么事好好说嘛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心里偷笑:「怎么这么热闹!这李傥好像之前还常常过来找司徒
佩的,最近两周销声匿迹了,怎么今天又来热闹!」

        听了一会儿,郭玄光基本已经明白了,就是司徒佩想要开发这块地方
而四里村的原村民不让。因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最后司徒佩只能不了了之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等闲下来的时候看了看地图,发现刚才争议的地点是在学校操场
的旁边,离现在的教学楼有些距离。

        「刚才司徒佩口口声声说这是学校的地,看起来不大可能吧。正常来说
操场那里就已经算是边界了吧,哪有把荒山野岭也算作学校的?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不知详情,只是地图当然理不出什么头绪来。不过下班的时
候郭玄光与李兴国不期而遇,顺便就问了一句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看上去好像有些衣衫不整的子,脸上还有不少的汗迹,摆摆手
没好气地道:「别提了别提了,我当校长那么多年,从来就是把操场当作是学校
的边界的,其它那些荒山野岭谁管啊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心想:「恐怕这个下午司徒佩没给过好脸色这李兴国受,看他的
子也是狼狈的了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接说:「这司徒校长也是厉害,居然在那个什么规划和自然资
源局找了个学校的规划地图出来,地图上还真的愣把一大片荒地变成了学校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你们自己四里村的人都不知道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不,这谁管这些事啊。本来就是四里村的地方,从来没人管。
谁想到现在又是并校又是地图的,我上哪儿说去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又想:「这司徒佩看子就是厉害的人,还真有些手段啊。不过
她连土地规划的事都能弄出来,应该背后有人吧?其实也不奇怪,司徒家的人嘛,
有什么事联邦集团做不了的!」

        正当两人说得起劲的时候,李傥居然也出现了,他没管郭玄光,直接吩
咐李兴国道:「这事情可不能得罪村里的人,你给我守死了那地儿知道吗?要人
跟我说!」

        「行行行,我也是四里村的人啊,二少爷放心,定没问题的!」李兴
国赶紧答应,丝毫也没有犹豫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郭玄光听就有些奇怪:「这败家子怎么会关心这事,那些老人家
也跟他没关系啊,跟他爸那辈说上话还说得过去。」

        有时候事儿一旦说开了,人也自行会聚过来。不一会儿,又有一个人走
了过来,正是新来的琼颖。

        「哦……这位是……」李傥顿觉眼前一亮,主动伸出手道,「你好,我
是李傥,四里村公司的总经理!」

        琼颖点了点头道:「我姓琼,是新来的体育老师!我其实也听说了地的
事,既然都确定了是学校的范围,没什么理由不让开发的!」

        李傥的脸色好像变了几次才道:「不、不是,哎呀,村子里的事呢说起
来就是长篇大论了,这一时半会儿的哪儿能说清楚。要不这,今晚我做东,邀
请琼老师吃个饭顺便讨论一下!」

        琼颖马上道:「好啊,有总经理请客,我怎么会推辞呢!」

        李傥大悦,眉飞色舞地道:「那请琼老师稍等,我把车开过来接你!」

        当那辆迈凯伦在郭玄光面前轰鸣而去的时候,他心里不禁充满了不屑:
「什么人嘛,碰上美女就马上把握机会了吗?看起来又是个毫底线的人!」

        一位佳人刚走,这时候另一位美人又飘然而至。庞锦莲带满脸愁容匆
匆地赶到李兴国身旁道:「副校长你可真是难找哦!我找了几天了终于才见你
了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道:「不好意思,我这两天不是忙嘛,开
发的事真的是伤脑筋啊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使了个眼色道:「行了吧,要烦也是司徒校长的事,轮得到你瞎
忙活吗!」

        「话可不能这说啊,我毕竟是副校长嘛!」李兴国补充道,「司徒校
长又不是本村的人,哪有我那么熟悉村里的人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得了得了!」庞锦莲有些不耐烦道,「你的事我不管,但是你可得赶
紧解我的麻烦事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马上回道:「得了得了,我知道。但是那事不是还有些日子嘛,
我会说服司徒校长的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急道:「哎呀,不是那事,现在这可是燃眉之急啊。你不知道我
们班那个学生多讨厌,经常就有意意地骚扰我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哦,有这事?怎么还会骚扰老师呢?行行行,找个地儿再说!」李兴
国接又辞别郭玄光道:「小郭啊,学校杂七杂八的事呢你也不用多管,当个笑
话听听就好了,我就先走了!」

        随众人的散去,这天的闹剧似乎也结束了。之后的几天也好像没有人
再提这事,不知道是谈妥了什么条件。

        时间很快过了一周,此时又是一个周一的下午。郭玄光按平常时间回到
学校后,远远就看到校长办公室前围了一大堆人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走到教学大楼楼下看了两眼,那一大堆人似乎就那天因为开发的
事和司徒佩吵架的村民。

        「难不成还有后续?」郭玄光好奇心起,于是赶紧往楼上赶,接就静
静地站人群的末端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       「你赖也没用,今天怎么也要给个说法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端端两棵树怎么突然就没了,还不是你干的好事?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树没了?」郭玄光觉得有些奇怪,「那两棵树看起来很健康的,
而且都是有些年月的树了,不可能说倒就倒的!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司徒佩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出来道:「好了,有完没完?我不是
说过了吗,树倒了就倒了,我有什么办法,这不是已经叫人在清理现场了吗!」

        「胡说!你简直就是胡说,怎么可能周末那一场小小的雷阵雨就把树撂
倒了呢?不可能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就是,我在这几十年了,什么台风天气没见过,也没见这两棵树有问
题,怎么可能突然一起倒了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心想,看子司徒佩应该是背地里干了些什么,现在就随便找个
借口搪塞村民。

        此时此刻,李兴国当然是站在了司徒佩和村民的中间,尝试干好「和事
佬」的角色。不过此时村民们人声鼎沸,李兴国的声音实在是微不足道的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司徒佩转身想返回办公室的时候,一个年轻的村民蹿了上去顶住了
门道:「你别想溜,说清楚再走!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眉头一皱,高声道:「放肆!保安呢?保安在哪里?」

        学校的保安其实也是四里村民,此时当然就是隐身在人群中,哪会儿上
来忙。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看见没人搭理,双眼一瞪就道:「让开,要不然我可要报警了,
你们这些刁民别在这扰乱学校秩序!」

        听到司徒佩语气如此硬,村民也不干了,顿时叫嚣:「报吧,有种
你就报,这里派出所的人有哪个不是我们村的!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其实清楚这人说的没错,就算叫了警察来遇到这情也是难处理,
但是她此时不可以退让,依然坚定地道:「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别挡门!」

        那村民也是理直气壮的子道:「我就挡,你不说清楚树的事你别想
走!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气也上来了,甩手就是一记耳光,「啪」地一声扎实地扇在了挡
门那人的脸上。

        这一下子让四里村的人顿时炸开了锅,好几个人就想上去用手就去拽司
徒佩。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司徒佩一个人被人围住,真的拉扯起来恐怕吃亏的还是她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这危急的时刻,一个浑身带污泥的人气喘吁吁地从楼梯那跑了上
来:「不、不好了……校、校长……树……树那……挖了、挖了……人出来!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问:「什么挖了人出来,你在说什么?」

        跑上来的人又喘了两口气才道:「我、我们清理树根的时候,挖、挖了
人……人骨头出来!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所有人都听明白了,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       没等司徒佩开口,一位年老的村民急忙问:「怎么回事,这是真的假的,
那两棵树下怎么……怎么……走,带我去看看!」

     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     不定期网页版带图片合集在网盘上更新,手机也能顺利阅读。

        避免和谐,取消网盘共享,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,自行下载。

        有需要PM我,非诚勿扰,且用且珍惜。

     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