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287 网红

     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胡珊莨没有拒绝李傥的邀请,竟然真的赴约。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走在最后,看胡珊莨有力的步伐,仿佛想起了当年和她一起勇
斗罪犯的画面。

        只见胡珊莨紧身裤下的一双大长腿前后摆动,让郭玄光好像看到了那
时候她飞起一脚把对手踢翻时的情形。

        「为什么她不肯承认了?明明就是徐媛啊?但是工作证应该假不了吧,
连所长都不会怀疑,难道她本名是胡珊莨,徐媛不是她的名字?」

        饭局上郭玄光整个人都好像神不守舍的子,其他三人说的话也没有留
意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管怎,既然她能频繁在这里出现,估计肯定是在办什么案子的!
算了,之前她就让我远离这些,我还是别多管闲事了,免得碍她做事。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发生了小插曲,郭玄光放假的心情没有被影响到多少,很快就平静
下来和父母开心地度过了几天。

        等到重新回到四里村中学的时候,之前的一切似乎已经回复了正常。山
坡上虽然没有了树,但是看起来什么也没有发生的子,而且工程队也准备施工
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司徒校长可真的厉害,那么快就把这烂摊子收拾了吗?」郭玄光想
反正没啥事干,就跑到了校长办公室。

        「小郭,你好啊,放假开心吗?」司徒佩此时也在办公室里,看到郭玄
光反而先问了起来,「怎么?在这工作了一段时间了,还习惯吧?有困难就直
接说!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事,没事,这里一切都好!」郭玄光微笑道,「就是开学那段时
间有些棘手,现在都挺好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就好,我听其他老师说你的工作表现很不错哦,继续努力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会的,你放心吧!对了,放假前的事不知道怎么了,听说是个小
混混的尸体对吧?」

        「哦,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?之前和傥哥聊天的时候他意中提起而已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吗?你……和李傥也混得挺熟的嘛,怎么这的事也能听说!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有,就意之间而已,我也不是经常和他混的!」

        就在郭玄光和司徒佩说话的时候,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。来
者也不敲门,呼一下推开门就道:「司徒校长,你可得我评评理,姓卓那坏小
子是越来越离谱了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回头一看,进来的是庞锦莲。庞锦莲也没料到郭玄光在办公室里,
脸上顿时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看了看庞锦莲然后对郭玄光道:「小郭啊,没什么事我们就以后
再聊吧!」

        郭玄光当然知趣,赶紧就退了出去。就在门关上的一刻,庞锦莲已经急
不可待地道:「司徒校长,卓亿航那家伙今天实在……实在是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「卓亿航……卓亿航?哼!我知道!」司徒佩眼珠转了转道,「怎么,
他现在是你的学生?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啊,今年刚升上来高中的!我以前就听说过他是个顽皮分子,但是、
但是……他哪还算得上顽皮,简直就是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皱皱眉问:「怎么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气氛地道:「那家伙平常就经常疯言疯语的,毛手毛脚的事也就
算了,但是他今天竟然公然侮辱我!」

        「有这事?是第一次吗?还是之前就这?」

        「第一次,当然是第一次,这事儿还能有下次吗?那家伙,借口说什么
在网上学了个魔术,拿个硬币晃两下,一手就按在我胸口上,还趁机抓了两把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哦,还有这的事!好,我知道了,我会给你处理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校长,我其实已经给副校长汇报过他的不良行为好几次了。但是副校
长也没处理,让那小子非但没有收敛,竟然还越来越放肆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李副校长?他没处理吗?」随后司徒佩打开电脑看了一下道,「这
吧,要不这段时间我先你调到高一那个班当班主任好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调班吗……」庞锦莲犹豫了一下坚地道,「不,校长,我能
力没问题的,我可以继续当好这个班主任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别心,我没说你能力不行,只是怕你受委屈!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事校长,不用麻烦了,我相信我可以处理的。我只是觉得李校长没
把这事放在心上,发发牢骚而已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知道有些学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教好的,就麻烦庞老师你多操
心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的,好的,我一定会做好的!」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送走了庞锦莲后,自言自语地道「卓亿航……卓亿航……」,心
里不禁想起了第一次来学校时那个毛手毛脚的学生,咬了咬嘴唇随后就联系了李
兴国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一进办公室,司徒佩劈头就问:「李校长,还记得我几个月前我
第一次来学校的时候的事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好些日子的事了,有什么事情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什么特别事,不过我那天在操场那不是和一个学生发生了些不愉快
的事情吗,你还记得吗?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道:「操场……学生……您说的是那个调皮学生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调皮?嘿嘿,是叫做卓亿航对吧,他好像不止调皮吧,今天庞老师还
刚来告了他一状!」

        「庞老师?」李兴国略一沉吟赶紧道,「没事没事,校长,这事我一定
会处理的,您就别心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性骚扰也算小事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还有这事?」李兴国语作惊讶,但是眼睛的深处反而有些得意
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司徒佩冷冷地道:「这个卓亿航就是那个卓万军的儿子吧,仗家里有
些钱,倒是在学校里横行霸道起来了,联邦中学可容不得这子的学生!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学生我知道,是有些棘手,恐怕不是两三天的事,慢慢教嘛!」李
兴国语气很是平静,「且他爸那天不是刚跟我们聊过重修学校大门的事吗,事
情都是要慢慢来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学校大门……」司徒佩用手指轻敲桌面,默然不语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接又道:「司徒校长,要不这,您呢就继续和卓万军谈谈大
门的事,我就负责督促庞老师把卓亿航带好,怎么?」

        最后司徒佩把手在桌面上按平道:「行,学生这些事就麻烦你照看一下!
庞老师那边平时你要多交流一下,我可不想再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嘴角上扬道:「没问题,我懂您的意思,这事儿我会办妥的,您
就放心吧!而且庞老师能力不错的,一定会带好桌亿航的!」

        离开了司徒佩的办公室后,李兴国没有管卓亿航,只是发了个短讯给庞
锦莲。之后李兴国就一直在学校里待,直到晚上六点左右才慢悠悠地离开,去
往四里村北面的一家不起眼的叫做好客的餐厅。

        原来庞锦莲早就在一间房间里等李兴国了,一见他就道:「怎么?终
于肯搭理我了吗?」庞锦莲一脸不悦地道,「我看是司徒校长找你谈话了,你不
得不搭理我了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啊,就是动!」李兴国翘个二郎腿道,「不是让你耐心一点吗,
怎么就跑去惊动司徒校长了?」

        「屁话,如果我不告诉司徒校长你哪里有闲功夫理我?说来说去还不是
因为你塞这个班主任我当,还碰上了卓亿航那小子,要不一切都不会发生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冷静,你跑去司徒校长那里一说,那不就是说你连一个顽皮学生都摆
不平吗,那我怎么在司徒校长面前保你留下呢?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想起下午和司徒校长的对话,心里确是一惊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接道:「那卓亿航仗有些家底,从小就顽皮惯了,不是三两
下子就能较好的!如果你能把弄得服服帖帖,你这个班主任可是立了大功了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啐了一口道:「还班主任呢,你给我这个任务简直就是把我往坑
里推!那个卓亿航何止顽皮,简直就是个小流氓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哟哟哟,怎么能这说呢,你想想,你从初中老师变成高中的班主任,
虽然不是毕业班,但当好了可是莫大的功劳啊!放心放心,我会你想办法的,
你别心嘛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就知道拖,你不知道今天那小子多缺德,说要把手上的硬币变到我
衣服里,结果就趁机抓了我胸口两下,气死我了。后来我上网看了一下,原来是
学一个已经被抓的赖的把戏!这年头,网上真的什么烂东西都有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了好了,消消气,就当作按摩两下嘛,反正你自己一个人……嘿嘿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瞪李兴国道:「喂,你看你,又来了,别乱说!反正最近我是
被那小子气坏了,嘴巴上就管不住也就算了,现在还敢直接动手了,成何体统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道:「好好,不说就不说,不用那么激动嘛。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埋怨道:「现在的学生也是太闲了,每天就只会在网上看一些乱
七八糟的东西,根本没时间学习了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不以为然,只是说:「与时俱进嘛,新时代应该有新时代的学习
方式!学生的事情慢慢谈,咋们先吃些东西再说!」

        于是两人边聊天边吃东西,等到饭桌上的食物基本吃完的时候,庞锦莲
追问道:「你啊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事上上心,别说留校的事,连个学生
你都弄不好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停下了手,叹了口气,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好不容易才道:「
哎呀,我的庞老师啊,自打你结婚后我们联系就少了,我的难处你是不知道啊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道:「得了吧,你不是在村里很吃得开吗,你也会有难处?」

        「别的先不说,就说留校的事吧,我自己也算是一个的呀!」李兴国又
叹了口气道,「别说你,我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呢!」

        自打庞锦莲认识李兴国开始,她还没见过李兴国有这的表情,不禁有
些心道:「不、不会吧,连校长您……也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靠近了庞锦莲,握她的手道:「放心,你肯定是我第一个要留
在学校的对象,这是容置疑的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道:「我、我知道你会对我好的,但是、但是如果留校的事确定
不了,我户口的事也就要拖延了,那么房子的事就更麻烦了。如果到时候没办法
完成过户,如果现在的房主又不肯推迟交易,那可就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轻轻搓庞锦莲的手背道: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你的难处我都知
道!我最近事也多,等我把手头上的事都处理了,我一定会你解所有问题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是说白骨案吗?还用你出手?不是警方的事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个啊,对,警方的事,而且也是年代久远的事。不过司徒校长要我
抓紧时间把事情压下来,免得对联邦学院的名声有影响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也是,刚并校就弄出这么个东西来,哪个校长不想赶紧息事宁人啊!
不过警方应该会处理的,不用太心。何这些事也不是你我能插手的,也是干
急的份儿!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对我其实还是小事,我最近刚和朋友又弄了个新网站,最近还在烦
招网红呢!」

        「网站?你是说……你之前搞过的那些?」

        「对对对,一的,就是对镜头自己弄两下,最主要声音要跟上就好。
想当年你也赚了不少嘛,我可是给你二八分账的,其他人都是五五你知道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都是我刚来的事了,说起来我现在也有些害怕,身为老师居然搞那
些直播!」

        「没事没事,都是蒙面的你怕啥。当年我们可是很成功的,要不怎么半
年就有人收购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,校长您钱不用,又想赚一笔?」

        「朋友之托朋友之托,当年我也不是大股东,现在就纯粹是朋友而
已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看现在竞争可大的,到处都是直播平台什么的,别说客户,连网
红也要抢!而且内容也越来越大胆,想当初我们也只是打打擦边球,现在网上说
有人直接把那些事做直播的,还露脸!」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说说,是真的有!所以啊,现在重新弄这个不是那么容易啊,弄
了三个月了还没有什么起色,连网红也没个看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会吧,以校长你的人脉,找几个人不是难事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你可说得轻松,上哪儿找像你这么标致的美人儿啊?」

        「嘻嘻,怎么,想找我忙了?」

        「对极了,我可真有这意思,有你忙肯定能带旺人气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算了吧,现在的网红可都是十八二十的小女孩,我这的太老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胡说,像你这的美人儿可不是随便能找到的!怎么,就我吧,
就当作分我一点压力,我也好集中精神处理留校的事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又把身子挪近了庞锦莲,一手搂庞锦莲的腰,轻轻抚摸她的
小腹。庞锦莲也没躲闪,任由李兴国的手在自己身上放肆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继续道:「你看你这小蛮腰,我可是怀念的很啊!别想那么多了,
我也不用你每晚上线,每周两三天就好,怎么?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没有回答,似乎在犹豫。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把手移到庞锦莲的后背,由上而下来回轻抚说:「就这么定了,
你不是最近被卓亿航那小子弄得心烦意乱吗?正好可以自己……呵呵,我们还是
互相忙嘛,这个周末我会到你家布置一下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这死鬼,老是轻薄我,讨厌死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有什么办法,现在你贵为人妻,我可是碰不得的呀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啊,就是想些骚主意,莫不是到时候自己也盯我看,还自己什么
呢,嘻嘻!」

        「木鱼捞不,弄条金鱼看看也好嘛!放心,报酬那方面不会少了你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报酬怎么算?还是二八吗?我可不要签什么合同的,我喜欢就上线,
不喜欢可不能迫的喔!」

        「当然,当然,必须的!」李兴国开心地道,「我对你是一万个放心,
还签什么合同啊贝!」说说,李兴国作势就要往庞锦莲脸上亲过去。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赶紧站了起来道:「你看你,又来了,老想占我便宜,不是说
了不要了吗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摊摊手笑道:「我可是情不自禁啊,贝儿!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瞪了李兴国一眼道:「你啊,就是色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在学
校对有些女学生也不是很检点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冤枉啊,我怎么敢对那些孩子干什么!」李兴国分辨道,「何学校
里现在都有监控了,我怎么敢乱来!」

        「得了吧,谁不知道那是联邦学院来之后的事,以前的摄像头既不多,
也不是高清的,而且校长办公室里可是没有的哦,否则你怎么敢对我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了,贝儿,你再说这事,我可是真的想和你回去回忆一下那时候
的快活咯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这色鬼真是讨厌,老是有意意地暗示什么。」庞锦莲又扬了扬自
己的戒指道,「都说了多少次了,你可别忘了哦!」

        「好啦,别老是那么严肃,开开玩笑还不行吗?」

        庞锦莲站了起来道:「得了,我还不清楚你!今晚就这吧,周末你啥
时候过来到时候通知我吧,我暂时没有什么安排的!」

        李兴国爽快地道:「没问题,放心,我都会准备好的,你就养好嗓子就
行了!」

        晚些时候,庞锦莲回到家躺在床上,不禁想起了当年初到梁山市时李
兴国做的直播,心里也开始痒痒起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     不定期网页版带图片合集在网盘上更新,手机也能顺利阅读。

        避免和谐,取消网盘共享,直接PM同好网盘账号和密码,自行下载。

        有需要PM我,非诚勿扰,且用且珍惜。

     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